清洁取暖"后补贴时代" 经济账怎么算?
发布者:dxh | 来源:能源评论 | 0评论 | 450查看 | 2018-12-21 11:37:01    

凛冬已至,冷暖自知。


供暖是民生工程,也是民心工程。


人民群众既要温暖过冬,又要蓝天白云。


传统的公用事业由此被赋予了环保与商业双重期待。


今天,要暖气还是清洁空气,会是一个两难抉择吗?


清洁供暖,这项关涉15个省(市、区)5亿人的暖心之举,能否做到鱼与熊掌兼得?


2017~2018年供暖季的成果已经显现,一串串专业数据和公众的感受就是明证。


在2018~2019年供暖季,公众和业界担心的是,这样的成果如何巩固,怎样保证明天会更好,同时怎么算好清洁供暖这笔账?


环保账无需怀疑,一系列数据佐证了清洁供暖在蓝天保卫战中的价值;


经济账至关重要,近需理顺价格机制,远要新型商业模式支撑;


方法账事关全局,拒绝“一刀切”虽已成共识,但如何做到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清洁煤则清洁煤,考验着各方的智慧和初心;


产业账攸关未来,以电为基础催生的多能互补模式也在探索的进程中。工业余热、小堆、地热、可再生能源等新型供暖技术正在不断成熟。


如何降低成本、提升收益,吸引各方参与,是这项事业的最大痛点。


未来我们需要什么样的供暖?


绿色低碳、经济适用、灵活多源、节能高效、安全可靠、智慧共享,实现集中与分散相结合、固定与移动相结合,都是应有之义。


清洁供暖是公益事业,也是商业机会,将有孕育产业变革的可能,是算小账、算个人账、算眼前账?还是算大账、算产业账、算长远账?这些都取决于思想,更取决于行动。


为此,需要有新的思维:区域供暖、多能互补已经逐渐得到认可,“煤改电”、“煤改气”之外,因地制宜的思想也在成为主流;


更需要有实质行动:在具备商业价值的同时,提供更好的外部收益,才能让人们在蓝天白云下,拥有温暖的享受。


新机遇孕育新动能,新挑战催生新业态。


你怎么选择,未来就会怎样。


供暖季甫至,北方地区的人们就与雾霾几度相逢。


11月中旬,北京与今冬首轮重度空气污染不期而遇。从11月12日起,北京的雾霾情况日趋严重,14日PM2.5平均浓度为223微克/立方米,达到了“严重污染”的级别。24日到26日,雾霾黄色警报再度拉响。


据估算,京津冀及周边地区进入采暖季后,二氧化硫排放增加近50%,一次PM2.5排放增加约30%,尤其是作为PM2.5主要成分的有机碳排放增加近1倍。


频频造访的雾霾,再次提醒着人们,供暖清洁化的极端重要。


环保账:保卫蓝天拒绝“黄警”


作为大气污染的重灾区,京津冀及周边地区、汾渭平原在供暖季的雾霾问题尤其突出。近两年来大力推进的清洁取暖更加证明,整治传统燃煤供暖排放是打赢蓝天保卫战的关键抓手。2017年在“天帮忙、人努力”交织作用下,蓝天保卫战取得了不错的战果。


清洁供暖的环境效益已经显现。中国工程院院士贺克斌介绍,根据2017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26”城市大气污染物排放清单研究结果,通过实施燃煤锅炉取缔、散煤双替代、散乱污企业整治、工业企业提标改造和重污染天气应急等大气污染治理综合措施,2017年以来区域内主要大气污染物排放量同比均显著下降,其中一次PM2.5减少18%、二氧化硫减少31%、氮氧化物减少16%、挥发性有机物减少了12%。


北京市最新的PM2.5源解析结果显示,燃煤污染源在PM2.5本地来源中的占比已经下降到3%,2017年二氧化硫年均浓度首次降到个位数,与南方非采暖大城市水平相当,进一步证明了压减燃煤的成效。2018年供暖季,雾霾的威力似乎也在减弱,相应的两轮警报也由常见的“红色警报”变为“黄色警报”。


由此看来,清洁供暖正在成为根治供暖季大气污染问题的重要抓手。“清洁供暖,一头牵着人民群众的温暖,一头连着蓝天白云。在我国,北方地区冬季供暖是一件涉及15个省市区、5亿人的大事。”全国政协第九届、第十届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陈洲其表示,大气污染表现在天上,根子在地上,究其主要原因还是产业结构、能源结构、交通结构和生活方式等方面出了问题。


截至2016年年底,我国北方地区供暖面积206亿平方米,按照平均综合能耗约22千克标煤/平方米计算,取暖用煤年消耗约4亿吨标煤,其中散烧煤(含低效小锅炉用煤)约2亿吨标煤。由此,清洁取暖也成为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的民生工程、民心工程,清洁供暖比例必须逐步提升。2016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比例占总取暖面积约34%。根据10部委发布的《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年)》(简称《规划》),到2019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达到50%,2021年将达到70%的目标,意味着可以分别替代散烧煤7400万吨、1.5亿吨。


目前的进展堪称乐观。据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巡视员郭伟介绍,2017年北方地区计划完成“煤改气”、“煤改电”居民300万户,实际完成578万户,仅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8个城市就完成394万户。2018年北方地区清洁取暖率将达到46%,完成2019年占比一半的目标相对轻松。


经济账:绸缪“后补贴时代”


今年冬天,山东菏泽郓城县武安镇府前小区,凭借新开发的地热供暖,不仅室内温度比以前高出两三摄氏度,而且取暖费比县城也低了2元/平方米。负责地热供暖的浙江陆特能源科技公司董事长夏惊涛表示:“设备总体能够用到20年到30年,十年就可收回成本,效益在后面就出来了。”


清洁供暖可谓让人欢喜让人忧。让人欢喜的是其环境效益,让人忧心的是这笔经济账该怎么计算和支付,如何让居民“改得起、用得起”,让企业能够乐于参与进来。


清洁供暖的快速推进与政策大力推动不无关系,但正所谓成也补贴,败也补贴。


随着清洁取暖重点区域范围扩大,一次投入补贴和运维补贴将使政府财政压力持续加大。郭伟表示,以北京“煤改电”为例,“每户每年1万千瓦时电补贴指标,每千瓦时电补0.2元,如按此补贴强度推广到所有北方地区,单运行费用一项就需要每年2000亿~3000亿元补贴,这还没考虑巨额初始设备投资。”


对企业而言,虽然技术方案都是现成的,但限于供暖项目的公用事业属性,如果补贴力度不够,对企业也缺乏足够的吸引力。据北京热力设计所所长田立顺介绍,河北涿州市的一个清洁供暖项目拟采用PPP模式推进,技术路线选择是热电联产和燃气锅炉调峰方式,一期项目投资32亿元,财务分析显示,项目在无政府投资补贴和运营补贴的情况下,年平均利润总额为负。


在用户层面,以前北方农村地区,一个采暖季大致需要2000元左右。根据中国煤控课题项目组调研数据,“煤改气”成本约为散煤3倍,“煤改电”成本约为散煤4倍。来自山东的入户调查显示,取消补贴后“煤改气”、“煤改电”的大部分村民都会选择重新烧煤,因为他们的收入水平无法支撑用电或天然气采暖。


专家指出,现阶段政府财政补贴是必要的,否则难以启动和持续,但从长远来看,必须探索更多非现金激励政策模式,需要通过标准和政策引导,构建可持续发展的机制,尽可能降低财政补贴强度,形成“企业为主,政府推动,居民可承受”的清洁取暖商业模式。


这有赖于体制机制的创新:未来可以通过碳交易、排污权交易、电力市场化交易等新的机制,吸引社会资本参与,当下最有效的还是价格机制的调整。


11月份国家发改委新闻发言人称,今年有能力保证民生天然气供应。其底气来自于以下措施:国家发改委5月份已下发《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要求自6月10日开始,全国开始执行新的居民用气基准门站价格,新的居民门站价格较此前上浮0~0.35元/立方米。进入供暖季,地方政府也开始行动起来,着手疏导终端价格。11月份以来,已有河北、山东、青海、黑龙江等多地在筹划门站价格传导至居民端有关事宜。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