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利用是吉林清洁取暖的最佳选择
发布者:dxh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0评论 | 307查看 | 2019-04-11 10:18:44    

进入2019年以来,长春市空气质量较差,农村野外秸秆焚烧是重要原因。近年来,随着吉林省粮食增长秸秆年产量超过4000万吨,伴随城镇化农村人口减少、农村用能多样化,秸秆出现大量剩余,仅长春市周围就剩余500万吨以上。2018年吉林省政府大力推进秸秆禁烧和还田,但野外焚烧秸秆仍频繁发生,因此,加快秸秆综合利用,减少秸秆野烧和雾霾天气,成为当前亟待解决的难题。


秸秆利用问题多


秸秆综合利用的“五化”是指肥料化、能源化、饲料化、基料化和工业化利用。秸秆含纤维素、木质素、半纤维素等非淀粉类大分子物质,作为粗饲料营养价值很低,而吉林省养殖业多以外加精饲料催肥为主,除青贮外,秸秆用作饲料量少,做菌类基料用量也不大。德惠泉林秸秆造纸项目建设六年来始终没有生产,除资金短缺外,纸厂年用秸秆200万吨,季节性收集秸储、防火和常年生产的矛盾难以解决。


2016年吉林省政府下发《关于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工作的指导意见》,将秸秆清洁供暖作为发展重点,目前吉林省年加工秸秆成型燃料超过60万吨,生物质成型燃料供暖面积2000万平米。多年来,吉林省实施秸秆还田,2018年还田500万亩,2018年9月省农委、省财政厅发布加快推广秸秆覆盖还田的实施意见,计划每年还田1000万亩。因此,未来利用将以肥料化和能源化为主。


秸秆还田是肥料化利用方式之一,是提高土壤有机质的重要措施。秸秆还田有翻埋还田和覆盖还田二种方式,虽然可提高土壤有机质,但方法不当将给土壤埋下潜在的安全隐患。


一是目前技术条件下,如覆盖、翻埋等,秸秆很难全量还田,过量还田影响粮食产量。由于秸秆还田后发酵转化中需要大量“氮”,且发酵期与作物生长期重合,并与作物幼苗争夺养分,因此,秸秆还田不是越多越好,每年每亩秸秆还田不宜超过200—300公斤,否则会影响秸秆分解速度及作物生长,引发黄苗、死苗、减产。另外,秸秆覆盖还田是无法翻埋还田的“偷懒”方式,谈不上是耕作方式的“革命”。


二是秸秆翻埋还田影响春播。秋季秸秆翻埋还田后经过漫长的冬季低温难发酵,由于不能“休耕”,春播时将翻埋的秸秆又翻出来,特别是秸秆与土混合使土壤孔隙过多,影响庄稼生长。


三是秸秆覆盖还田的病虫害发生率更高。覆盖还田是吉林目前推进的主要还田方式。粉碎秸秆覆盖还田不能杀死病虫害,而且为幼虫卵和带菌体提供了生存空间,埋下隐患。随着每年的累加,病虫害也就越来越多,必须加大农药施用量和次数,增加成本、影响农作物品质,与建设现代绿色农业目标背道而驰。2018年黑龙江、内蒙古和吉林部分地区因秸秆还田而爆发螟虫害,侵袭面积高达1500万亩,导致严重减产。


四是农村缺乏大马力机具,翻埋还田成本高。要达到翻埋还田效果必须深翻30公分以上,但现在农村缺少大马力拖拉机。其次,每亩地翻埋还田成本近百元,政府仅补贴三十元,而还田后种植玉米附加值低,农民对还田积极性不高。


五是土地承包期短,影响农民还田积极性。秸秆还田养地过程长、见效慢,农民对还田没积极性。虽然近年来国家和省里投入巨资用于还田补贴,按照农业部门统计秸秆利用量接近80%,但还田量“差强人意”,实际上秋春季野外焚烧秸秆非常普遍就是明证。


能源化利用前景广阔


实施秸秆能源化利用是促进吉林秸秆综合利用的必由之路。


(一)推进秸秆综合利用必须综合施策,不能“单打”。


要借鉴黑龙江和辽宁秸秆综合利用的经验,建立“多元利用”“多措并举”的政策体系,转变观念、科学施策,破除秸秆还田“包打天下”的偏见,不能“主观任性”。要将秸秆综合利用与建设现代农业、乡村振兴和促进生态建设、治理雾霾相结合,尊重农业、能源等行业发展规律,统筹秸秆综合利用,落实秸秆能源化利用政策,因地制宜、多措并举、综合施策,才能尽快见效。


(二)推进秸秆综合利用不能“朝令夕改”。


吉林秸秆综合利用起步早但进展缓慢,究其原因是发展目标脱离实际、“好高骛远”,而且“朝令夕改”“左右摇摆”“反复折腾”,让基层无所适从,也耽误了时间。


2013年吉林省发改委制定生物质资源高端化利用产业发展规划,将发展纤维素糖、液体燃料和聚乳酸作为重点,看似“高大上”,实则“不接地气”。2016年吉林省人民政府办公厅下发《关于推进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工作的指导意见》,将秸秆能源化作为重点,推进秸秆清洁供暖,2018年省政府工作报告明确推进低碳能源示范县建设,促进秸秆能源化利用,各地纷纷推进秸秆供热项目。2019年省政府又将秸秆还田作为重点,并将支持秸秆能源化资金收回,部分秸秆成型燃料加工和清洁供热项目面临“夭折”。


(三)秸秆能源化利用是“秸秆打包离田”的最佳去处。


禁烧秸秆是中央环保督查的重点。2018年吉林省政府强力推进秸秆禁烧和打包离田,但秸秆打包的目的关键在“用”,否则秸秆打包离田将“不可持续”。目前,除还田外,秸秆能源化利用量居第二位,但是全省发电和成型燃料供暖年利用秸秆总量约300—400万吨,约占年秸秆产出量不足10%。因此,不及时运走打包秸秆,农民为了清地备耕必将秸秆一把火烧掉。因此,要加大利用力度、以“疏”促“堵”,而秸秆清洁供暖为打包秸秆提供最好、最现实的用途和“出口”。截至2018年末,吉林省秸秆发电和成型燃料供热规模居国内前列,建成14个秸秆电厂,年利用秸秆近300万吨,供热500万平米。年加工秸秆成型燃料能力近百万吨,供暖面积近2000万平方米,供暖面积居国内首位,烟尘排放达标,不用政府补贴实现市场化运行。


(四)秸秆能源化利用是清洁低碳供暖的最佳选择。


根据国家10部委《关于印发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2017—2021年)的通知》,要求到2021年清洁供暖达到70%。吉林省推进清洁供暖项目,其中电供暖2018年末达到3000万平米,由于供暖成本高,只限于机关学校和工商业。天然气供暖试点已起步,但成本比电供暖还高。而利用秸秆实现清洁供暖技术上可行,运行成本比电和天然气低,且排放达标,是吉林省实现清洁供暖现实选择。山东阳信县因地制宜、积极探索实施生物质清洁取暖,统筹冬季清洁取暖、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农林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生物质热电联产与推广分散式农户炉具相结合,摸索出一条低碳环保、生态循环、集约惠民的清洁取暖新路子。吉林省4000万吨秸秆可收集约量3600万吨,按照1/3能源化利用,折合标煤600万吨,可供暖2亿平米。


(五)秸秆能源化利用是替代燃煤烘干粮食的重要手段。


吉林省每年粮食烘干量约2000万吨,有燃煤锅炉2400台左右,年烘干用煤超过200万吨。随着治理大气污染,现有燃煤小锅炉烘干工艺面临淘汰,亟待解决替代燃煤的清洁能源。部分粮食烘干企业探索用电和天然气替代燃煤,但是烘干效果不理想、烘干成本高。吉林省粮食储备局部署改造燃煤烘干机,将生物质燃料作为首选,而用秸秆成型燃料替代燃煤烘干粮食,技术可行、排放达标,成本比电和天然气低。特别是秸秆产出期与粮食烘干期重合,便于收集加工,既能促进秸秆禁烧,又能为利用秸秆开发新的市场空间。


(六)秸秆能源化利用是实现乡村振兴的重要基础。


实现乡村振兴,能源是基础。吉林化石能源短缺,煤炭自给率不足15%,如果农村普遍用煤不仅增加农民负担,也是环境不能承受之“痛”。补齐农村能源“短板”,建立低碳绿色能源体系,必须立足农村丰富的秸秆资源开发清洁能源,这是解决农民取暖和炊事用清洁能源的一道“不可回避”且必须迈过去的坎。其次,利用秸秆开发清洁能源也是乡村振兴的重要产业支撑,不仅可以满足农民取暖和炊事需求,而且可以培育新型产业,促进乡村经济发展和环境综合整治,并能为城镇提供绿色清洁的低碳能源、治理雾霾,市场空间广阔。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