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工令下 工业清洁用热升级改造谁来买单?
发布者:xylona | 来源:中国清洁供热平台 | 0评论 | 410查看 | 2019-09-23 10:30:32    

中国清洁供热平台报道:近日,生态环境部发布了《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9-2020 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征求意见稿)》,强调推动大气污染防治,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


由于方案核心内容涉及限产停工,该方案亦被行业称之为“停工令”,此次“停工令”涉及的时间范围为2019年的10月1日到2020年的3月31日,共计6个月,停工令涉及到的城市包括“2+26”城市。


这个涉及28个城市无数企业的“停工令”在行业内不胫而走,高能耗高污染产业被停工限产的乌云笼罩,排放不达标的企业将被予以处罚甚至强制关停,环保压力如泰山压顶。


这并非国家第一次发布“停工令”,加快落后产业淘汰,实施清洁供热,对砖瓦、陶瓷、玻璃、耐火材料、化工等传统工业产业集群进行升级改造一直是大气污染治理的重中之重。


环保压力下,要想长期生存,传统产业企业必须依靠燃煤锅炉整治和热源清洁化改造来为自身“续命”,然而想要从源头上“续命”并非如此简单,若无人为这场耗时、耗力、耗财的大型战役买单,那只可能是揠苗助长。


谎报完成治污任务 多地政府清洁供热难落实


当前,全国各地按照当地已出台的钢铁、建材、焦化、化工等行业产业结构调整、高质量发展等方案要求,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取得了阶段性进展。


但具体来看,在传统产业污染治理方面,地方政府仍然面临着不小的压力。例如,廊坊市政府要求10月底前完成84台35蒸吨/小时及以上燃煤锅炉超低排放改造,但在河北省本月最新的调研中发现,目前仅完成24台,在全省排名靠后。另外从廊坊市各地进度看,固安县6台燃煤锅炉超低排放改造任务无进展,安次区、香河县整体进度也还不足10%。


改造难以落实是政府敷衍还是任务过重?根据中央在全国多地的环保督察经验,其中原因可能并不单一。陕西某县副县长就曾表示,改造时间紧,是该县产业推广清洁供热中的主要压力之一。


在今年五月陕西的“回头看”检查中,为应对监督检查,陕西宝鸡市高新区、西安市国际港务区在“散乱污”整治过程中,在未充分甄别和排查认定的情况下,紧急采取断水断电或逼迫企业自行“三清”等措施,导致部分非“散乱污”企业被迫关停,严重影响群众生产生活。


此外,同样在今年五月,山西省多个地市也被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狠批,被指对督察整改重视不够,敷衍应对,整改方案照抄照搬,方案制定弄虚作假,与实际脱节,形式主义问题突出,甚至只是“喊口号”、“刷标语”,不见抓落实、抓落地,失职失责明显。


同时,一些地方政府在整改中不敢动真碰硬,对大企业不敢管、不愿管,谎报完成煤改气、煤改电任务也在是屡见不鲜。


通常而言,整改方案要各地根据自身情况制定落实方案,各地情况不一,整改牵扯众多社会、经济因素,落实起来有一定难度。


“时间紧、任务重”,虽然这并不能成为敷衍整改、假装整改等问题出现的借口,但在一些污染防治的重点区域,地方政府确实在清洁供热改造中面临重压,倒逼地方动用歪心思,造成的不良结果最终还是会转嫁到企业和民众身上。


一刀切行不通 企业转型升级面临资金和技术难题


国家要求高能耗行业企业转型升级并非一朝一夕,但囿于各种原因,煤改气、煤改电在传统行业中的开展并不十分顺利,陶瓷行业煤改气便首当其冲。


山东淄博、河北高邑均是我国陶瓷重地,自2016年以来便陆续出台政策要求当地陶瓷行业全面实行煤改气,不能按期完成煤改气的建陶企业将被责令停产。在政策压力下,虽然企业被迫完成了煤改气,但由于目前处于市场淡季,生产成本的提高对企业的资金链产生影响,不少的企业都处于涨价与不涨价的困境中。


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相关负责人曾明确表示自己不赞成陶瓷行业这种陶瓷烧制天然气化,理由在于全部煤改气本身就是一刀切,天然气价格没有联动机制,经常可能涉嫌价格垄断。


在其他的一些煤改气行业中,同样有声音表示,北方冬季供暖高峰期,管道气首先要保证民用,如果想要生产,只能通过燃气公司购买价格高昂的LNG。多数企业在权衡投入产出之后,为了减少损失,选择停窑停产。


除煤改气之外,工业行业煤改电同样面临着资金和技术选择等一系列难题。


冠县常发板业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对电能替代既支持又犹豫,传统制造业利润率低,对生产成本很敏感。2012年,常发板业公司投产时使用的就是电锅炉,投入了300万元。2014年,为响应国家环保政策,企业又投资600多万元更换了一台煤气发热炉,脱硫等环保设施都有,排放也达标。但如果再改回电锅炉,3条生产线的设备投入就需千万元,资金压力很大。


一位煤改电产品供应商向记者表示,与民用供暖用户补贴不同,工业企业用热往往需要企业自行投资进行改造,大型企业资金充裕还好,一些小微企业,环保标准不达标,又没有资金进行改造,就只能坐以待毙。


另外,有实力改造的企业,往往还会在清洁供热技术选择上陷入困境,工业用热温度较高,一般电采暖产品无法满足要求,利用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技术又对土地面积和自然资源有所要求,要因地制宜选择经济性较好的技术路线并不容易。


一定程度上而言,传统行业的煤改气、煤改电,加速了行业结构调整,淘汰了部分低端、不达标、竞争力弱的企业,让真正有实力的企业生存下来,但是在这一过程中,对有可能导致的工业产品和原材料价格上涨的问题,必须要加以调控和规范,环保改造难度不可被低估,需要在用能价格和补贴政策上给予企业适当的倾斜,不然更多的企业将进退两难。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