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改气"在陶瓷产业烘干领域的曲折蜿蜒长征路
发布者:dxh | 来源:中国陶瓷网 | 0评论 | 2084查看 | 2019-09-25 14:40:27    

说起环保这个活儿,可真是一点都不好干!说它重要,功在当代,利在千秋,怎么强调都不过分。但是在现实中,环保的力度该如何拿捏,却非易事。


若手段偏软,钝刀剁肉无关痛痒,不仅群众有意见,领导挨板子,收效更是微乎其微。如若手段偏重,企业利益受损不说,还有可能一战摧毁这些年创造的金山银山,影响经济、政绩。


壮士断臂,昔日辉煌还复还?


众所周知,陶瓷属于高利润产业,二十多年来就靠卖砖,金山银山一堆一堆的,但偏偏也是环保的死敌,污染有一堆一堆的。以小编的家乡——南庄镇为例:


自1988年投产了第一间陶瓷厂后,南庄陶瓷业的发展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据统计,至90年代中后期,整个南庄拥有建陶企业75家,生产线400条,产能占全国的1/4、全球1/8,成为全国最大的建筑陶瓷生产基地。2002年,南庄镇被中国建筑材料工业协会和中国建筑卫生陶瓷协会加冕为“中国建陶第一镇”。


可以说南庄在改革开放的短短头20年就完成了从一个纯农业镇到一个工业强镇的嬗变。至今,小编不管走到佛山的哪个角落,只要一说起“我是南庄人”,便自然被贴上“有钱人”的标签。


1.jpg


他们只知道南庄人靠着建陶,烧出了一座座金山银山。殊不知巨大财富的背后,是掩盖不住生态环境的日益变化,以及整治的压力。


2006年佛山市第十次党代会提出“对于高污染、高能耗、效率差、不安全的产业,哪怕影响经济增长速度也要坚决淘汰”。就这样,四年间,南庄75家陶瓷企业关停并转62家,仅留下13家符合广东省清洁生产标准的企业。


“煤改气”——曲折蜿蜒长征路


南庄陶业的发展,可以说是中国各大陶瓷产区发展的一个缩影,不同的是政府在每个阶段针对不同地区的发展状况,对环保的要求和整治力度都有所不同。


但要说起最硬核的环保政策,该是那让人叫苦不迭的“煤改气”。轻飘飘的三个字,每次提起总会自带流量。


这不!2019年它又成为的网红词语。近日,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发布的《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关于解决“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推进过程中有关问题的通知》的征求意见稿。虽然只是个意见稿,但是不少建陶人已经开始揣摩政府的意图,好早做准备,避免稍有不慎陷入困局。


毕竟政府曾经出台的一份份文件,成为死压建陶行业的一座座大山!回顾这些年各陶瓷产区的“煤改气”之路,可真是反反复复,曲曲折折,凄凄惨惨戚戚。


山东淄博


淄博是国内较早全部改用天然气生产的建陶产区。


2016年,淄博响应国家“煤改气”的号召,出台《淄博市建陶行业精准转调工作方案》,要求所有的陶企将应用水煤气生产改为应用天然气生产。


《方案》中提到“淄河大道以北河城市规划区区域内不再保留建陶企业,其他区域内建陶企业达标后可自愿选择就地升级改造”,同时在陶瓷产业创新示范园中,所有企业实现统一煤制气、统一制粉、统一处理废弃物等要求。


这一方案的实施,直接砍掉淄博5亿㎡产能。据相关数据显示,在2016年之前,淄博此前有近200家建陶企业,370余条生产线。经历了一年的产业整改,最终关停144家建陶企业、214条生产线。


政府的“一刀切”如同割肉一般,狠!除了从这些数据上可以看出的变化以外,当年的淄博还面临着生产成本高涨、贴牌商出走、经销商对淄博产区生产不稳定失去信心等问题,引发了淄博陶瓷产业空心化的担忧。


好在经历了三年精准调后,淄博留下了一批有实力,生产可持续发展的优秀企业,稳定了陶瓷生产的重心。


福建晋江


晋江是全国率先推进“煤改气”的建陶产区。早在2010年,晋江市委、市政府就决定,3年内该市所有建陶企业要分批次限期淘汰煤气发生炉,实现天然气替代。2013年晋江政府宣告全市172家建陶企业全部完成“煤改气”。


但好景不长,2014年5月,福建晋江地区因为天然气供气不足,陶企被迫停产。为了确保生产,允许磁灶、内坑两镇建陶企业利用尚未拆除的部分煤气发生炉阶段性使用水煤气,同时需按照燃料成本差价,对使用天然气的建陶企业给予补贴。


据统计,当时有40多家陶企恢复使用水煤气;而使用用天然气以来,晋江产区至少关停了1/3的生产线。“煤改气”对于晋江陶瓷也来说,实着是一场“大考”,它不仅提高了建筑陶瓷的生产成本,更进一步蚕食原本就微利的外墙砖利润空间。


面对如此压力,当时就有人断言说“5年后,晋江再无陶瓷”。但是正是因为政府的决断,加速了晋江陶瓷行业的结构调整,淘汰了部分低端、不达标、竞争力弱的企业,为优秀企业的发展腾出空间。


2.jpg


四川夹江


与上面两个产区相比,夹江临近天然气产地,使用天然气更具优势。


2017年,夹江县政府发布《关于陶瓷企业停止使用煤气发生炉的通告》,要求全面禁止陶瓷企业使用直径在1.98m以下或自行改制的煤气发生炉;使用直径在1.98m以上煤气发生炉的陶瓷企业,必须在2017年6月30日前全部关停,改用天然气等清洁能源。


夹江在推进“煤改气”的过程中,不少企业都主动停产整改;有极少数的强制停产的,在达到“煤改气”通气条件后,均重新投产。


据了解,虽然改用天然气生产后,能源成本提高了50%左右,依旧比其他产区更具优势。


2017年,全国各地陶瓷产区天然气价钱为2.6-4元/m³不等,有些产区甚至超过4元/m³。而夹江采取分批定价的方式,其中用量超500万立方米的售价为1.75元/m³;用量少于500万立方米大于200万立方米的售价为1.95/m³;用量少于200万立方米的售价则为2.05/m³。


目前,随着全国“煤改气”进程的推进,夹江陶企的优势逐渐凸显,其在天然气方面的优势弥补了部分因为原材料涨价带来的劣势,从而降低了生产成本。


河北


说到河北的“煤改气”,那可真是企业和政府之间的一出“琼瑶剧”,曲折纠结的爱恨情仇,终于在今年有了最终的决断。


2017年,石家庄勒令高邑、赞皇、行唐三县内的34家陶企必须在9月30日前完成天然气的改造。


2018年6月15日,河北赞皇县人民政府发布《关于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交办赞皇县7家陶瓷企业未按要求进行“煤改气”问题的情况通报》,明确要求,7家陶企要在年底前完成煤改气。


此外,邯郸、邢台也多次下发严厉通知,要求陶瓷企业必须进行“煤改气”,但最终成效不尽人意。


而今年6月,包括赞皇、高邑在内的河北建陶企业再次被要求在6月底前完成“煤改气”,不能按期完成“煤改气”的建陶企业将被责令停产。面对政府发出的“死亡威胁”,河北陶企终于抵不住那一次次的利刀,终于在6月27日前完成了天然气改造。


虽然被迫完成了“煤改气”,但由于目前处于市场淡季,生产成本的提高对企业的资金链产生影响,不少的企业都处于涨价与不涨价的困境中。同时多数的企业,为了减少损失,选择停窑停产,有关人士表示,其“恢复生产,遥遥无期”。


绿水青山蓝天白云,来日可期


除了上述地区之外,山西、广东等地也都将“煤改气”提上了日程。据了解马可波罗瓷砖、白兔瓷砖、能强陶瓷等企业均主动将“煤改气”提上日程。其中,白兔瓷砖有10条生产线已改用天然气生产。


政府“一刀切”的做法确有成效,但是在整治的过程中免不了出现一些问题。不管是政府高估了天然气的“配备”还是低估了环保的难度,想一步登天,一招搞定耗能、污染,两者之间的矛盾都一直存在着,从未被切实解决。


此外,将不达标的企业关停,导致原本从事陶瓷生产的工人以及部分配套的从业人员“一夜失业”,人员的转移和安置问题得不到解决,给社会稳定带来了不安定因素。白兔瓷砖总经理梁振东表示,改造后的生产线与将传统生产线在操作上存在差异,工人的走与留都是企业应该考虑的问题。同时他还表示,考虑到工人失业的问题,白兔瓷砖主动对工人进行生产培训,尽可能的保留原有的人才资源。


环保这事儿,确实很难。由于整治的过程中导致的天然气供不应求,连人们日常生活用气都得不到保障,建陶企业更因此而停产。当政府有意识地转变“一刀切”的做法时,企业只敢在门外进退两难,想说不敢说,想了解又不敢出面,生怕“一枪打死出头鸟”,只敢暗自揣测。


因此,在整治环保的过程中,政府、企业应该有一个适合沟通交流的平台,免得政策变化太快、企业理解有误,加上企业接收的时差,导致双方衔接上的缺失,误伤彼此!


总的来说,“煤改气”其实并没有这么可怕。虽然短时间确实给企业、产业、行业带来了不少的麻烦,但是所带来的成效确实长久,而且日益增长的。相信未来,应有这么一个画面:国人们抬头看着天,摸着鼓囊囊的钱包,感叹了一句“诶,不就是蓝天嘛”!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