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看待散煤复燃 清洁取暖要"宜"字当头
发布者:dxh | 来源:中国能源报 | 0评论 | 347查看 | 2019-09-26 18:23:37    

“2018年我国共削减散煤使用量约6100万吨,2019年散煤削减量有望达到4500万吨。”在近日召开的第四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大会上,中国煤控项目分析师李雪玉表示。


会上发布了《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和《建筑领域“十三五”规划实施煤炭消费中期评估及后期重点工作研究》两份报告。《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称,根据调研情况和公开数据估算,2018年我国散煤削减量约6100万吨。其中,工业领域的散煤削减贡献了72%,民用领域贡献了28%。散煤削减不仅改善了整体空气质量,还减少了室内污染和经济损失。


散煤复烧原因何在?


李雪玉介绍,在工业散煤治理方面,工业小锅炉和散乱污企业治理持续深入,窑炉治理力度加大。2018年,京津冀及周边地区和汾渭平原共整治散乱污企业近9万家,淘汰工业小锅炉2.3万台。


“在民用散煤治理方面,政策制定和执行趋于理性。”李雪玉表示。她介绍,“煤改气”和“煤改电”市场热度此消彼长,2018年用于“煤改气”工程的燃气壁挂炉销量同比下降62%,而“煤改电”规模同比扩大58%。可再生能源供热进一步发展,多能互补和创新模式有了更多实践,洁净煤和节能环保炉具推广虽然并没有走出低谷,但在政策层面已经得到了一定重视。


虽然散煤治理成效显著,但挑战犹存。《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指出,散煤治理的推进缺乏协同性和系统性,政策调整及时,但落地难,尤其是因地制宜原则中“宜”字难解;北方清洁取暖严重依赖补贴,中央和地方财政压力越来越大,清洁取暖成本居高不下,使得散煤复烧现象出现;很多试点城市补贴政策期限将至,散煤治理的可持续性存在隐忧。


散煤治理的波动性


针对有些地方出现散煤复烧的现象,国务院参事室特约研究员吴吟表示,要理性看待散煤治理过程中的波动性。“有些波动是符合事物发展规律的,大可不必太紧张,只要找对方法,相信之后还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吴吟说。他认为要从供求关系和经济性上找原因,只有清洁供暖的使用成本降下来,才不会再有散煤复烧问题。


“走5步退1步,也是可以的。”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原所长戴彦德说。他认为,从政策推行来看,未来清洁供暖的任务是可以完成的,但问题是可持续性。


中国节能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江亿表示,现在提到清洁供暖更多是关注热源,较少关注房屋结构,民用散煤治理,建筑节能应该先行。同时,他建议可以优先考虑利用工业余热供暖。“工业余热可以满足70%至80%的城市供暖需求,宜热则热。”江亿说。


“前两年工作步伐迈得太大,考虑不周的地方容易有反复。一年看投资,两年看设备,三年看成本,现在还在初期,问题出现也很正常。”中国建筑科学研究院建筑环境与节能研究院院长徐伟表示。他介绍,散煤治理在实施过程中的核心问题是投入不足,此外,基层缺乏技术指导。


“宜”字当头配套解决


散煤治理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资源、技术、措施、政策、管理的配套。同时,散煤治理进入“深水区”后,难度加大。2018年,国务院发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有效推进北方地区清洁取暖,坚持从实际出发,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热则热,确保北方地区群众安全取暖过冬。


《中国散煤综合治理调研报告2019》建议,在工业散煤治理方面,京津冀及周边“2+26”个城市重在巩固,汾渭平原需加大力度,非重点区域则要快速跟进;在民用散煤治理方面,应遵循建筑节能先行,并坚持“清洁能源替代优先,洁净煤保底”的思路,充分落实“四宜”原则中的“宜”字,解决相关配套问题。特别是应该全面准确地理解“宜煤则煤”的指导原则,坚决完成“2+26”个城市和汾渭平原11个城市的散煤显著削减或清零的目标。


江亿建议,首先,应该从源头严控散煤市场,防止劣质散煤流入市场;其次,大力推行优质煤替代、清洁能源替代,实现清洁利用;再其次,应通过淘汰落后产能、提高准入标准、应用先进高效节能技术等多重手段,多措并举实现煤炭的减量化。


在“宜煤则煤”方面,吴吟表示,如果一定要用煤供暖,第一要用加工过的煤,第二可以选择水煤浆,第三可选择洁净型煤。


中国煤控研究项目核心组专家、自然资源保护协会高级顾问杨富强表示,北方清洁取暖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农村清洁取暖的重点和难点是落实“宜”字原则。基于中国能源转型和低碳发展的长期愿景,以人为本,把治理室内空气污染、保护公众身体健康作为宗旨,散煤治理应坚持“清洁能源替代优先,洁净煤保底”的基本原则,保障农村居民平等获取和使用清洁能源权利的同时,确保财政补贴的可持续性和居民经济的可承受力,保障持续有效的散煤治理工作,力争在2020年基本解决散煤问题。对过渡性方案“洁净煤”的使用要提出包括过渡时限、利用方式、排放标准等一系列要求,并将其纳入相关规划、补贴政策和考核指标,避免散煤复烧,真正落实“宜”字。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