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质清洁供热产业支持政策以及前景展望
发布者:dxh | 来源:中国炉具网 | 0评论 | 358查看 | 2019-11-14 11:35:36    

自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以下简称“规划”)实施近两年以来,清洁取暖工作不断深入,补贴覆盖区域逐年扩大,现已从规划初期的京津冀大气污染传输通道“2+26”城市扩增至43个试点城市,产业激励政策方向逐步明晰,各地对清洁供暖改造方式的理解不断完善,从“煤改气、煤改电”的“双替代”到“坚持宜电则电、宜气则气、宜煤则煤、宜热则热,以供定改,先立后破”,打破了清洁供暖技术路径“一刀切”的简单化改造方式,更加注重因地制宜的选择适于当地资源条件的清洁供暖方式,在居民可承受的前提下,强调积极扩大可再生能源供暖规模,稳步推进可持续的清洁供暖模式。


生物质清洁供热是可再生能源供热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在广大农村、乡镇等生物质资源富集区域,替代散煤供暖效果极佳。在规划等一系列政策推动下,生物质清洁供暖取得效果显著。


01  生物质能产业概况


到2018年底,生物质能的总利用量已经达到5200万吨标准,约占能源消费总量的1.1%。其中,生物质发电仍占据生物质能商品化利用的主要地位。截至2019年的6月,生物质发电装机容量已接近2000万千瓦,其中热电联产达到788万千瓦,意味着新增的生物质热电联产项目的供暖面积接近4.8亿平方米,约占《关于促进生物质供热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展目标的50%。显然,生物质热电联产在生物质清洁供暖领域占有重要地位,在“十四五”期间的县域清洁供暖中仍将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其次,随着清洁供暖工作的深入推进,后续政策逐步完善,在生物质供热方面,给出了清晰的定位和发展目标。当前,生物质清洁供暖已进入了深入攻坚阶段。2018年底,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关于做好2018-2019年采暖季清洁供暖工作的通知》(国能发电力〔2018〕77号)中,再次明确了清洁供暖的原则,同时提出积极扩大可再生能源供暖规模。


其中,重点强调积极推进生物质能供暖,扎实做好生物质资源量评估分析,重点发展生物质热电联产或生物质锅炉供暖,以及分散式生物质成型燃料供暖,并落实《规划》关于生物质热电超低排放改造、城市城区生物质锅炉达到天然气锅炉排放标准的要求。在具备资源条件的城镇和农村地区,鼓励以“农户收集、就近加工、就地使用”的模式大力推进生物质成型燃料替代散烧煤,积极推进生物沼气等其它生物质能供暖。


在2019年6月《关于解决煤改气、煤改电等清洁供暖推进过程中存在问题的通知》的征求意见函明确,在农村地区要重点发展生物质能供暖,同时大量解决农民废弃物直接燃烧引起的环境问题。


在上述政策引导方面,国家已经明确因地制宜、循序渐进、积极稳妥的加强生物质供暖在农村地区应用,在地方实施过程中,对于加强和优先生物质供热的推广应用的认识仍有待提升。


02  生物质供热政策


今年7月,在财政部《关于下达2019年大气污染防治资金预算的通知》中,预算总计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试点的资金预算为152亿元。据生态环境部规划院统计,从2017年到2019年,累计下达中央财政资金351亿元。其中在2017到2018年,中央补贴资金199亿元,地方政府配套资金达555亿元,地方政府配套是中央资金的2.8倍。尽管中央补贴资金总量不小,但下发分配后,地方仍面临较大配套资金压力。


此外,当前补贴政策的突出问题在于,各地市人口数量决定了任务量差异较大,导致在同等级别补贴额度下,各地户均补贴力度的差异明显。例如,阳泉的清洁取暖改造,居民的平均每户获得的中央补贴最高达9282元,而西安每户获得的补贴只有425元。后续相关补贴政策方面有待根据各地条件差异调整。对于生物质供热而言,由于各地环保、住建、农业等不同部门的认识差异、生物质供热最终能够获得补贴资金支持的十分有限。


03  产业发展趋势


今年8月,由中国工程院牵头完成的关于可再生能源法实施情况评估中,对“十四五”期间生物质能产业总体发展方向的判断如下:一是全面推进生物质热电联产;二是关于合理拓展生物质和燃煤的耦合改造;三是充分发挥非电领域的清洁能源替代;四是向热、电、气、碳、油、肥等多联产高附加值深入发展。未来生物质能产业发展方向与清洁供暖密切关联。


“阳信模式”就是对生物质清洁供暖方向的践行探索。上述除生物质燃煤耦合发电之外的三个领域,都与“阳信模式”紧密相关。阳信已经推广实施的大型生物质热电联产集中供热项目,户用侧生物质清洁炉具、生物质分布式供暖和区域供暖,“就近加工、就地使用”,有效替代了散煤,为改善当地环境和农村居民用能质量做出了大胆尝试。此外,生物天然气工程、多能互补形式以及多联产的技术创新形式,可能是阳信未来清洁供暖发展中进一步开发的方向。


04  国内生物质清洁供热领域所面临的问题


首先是生物质供热领域优先准入保障不足。阳信的生物质供热确实得到了当地政府充分的优先保障,但从全国来看,优先选择利用生物质供热仍是产业发展瓶颈。对于很多地区,生物质供暖涉及能源、环保、城建、国土、农业等跨部门、跨领域的问题,形成优先利用生物质的共识十分困难。尽管在既有国家层面政策中,已经强调了生物质的优先利用,但是在各地实际推广中,并没有把生物质清洁利用方式作为当地清洁能源供热改造的优先考虑方案,总以“是否清洁”为由被拒,甚至“被迫”为天然气等化石能源让出市场空间。


二是激励政策的不足。以中央财政补助资金为例,每年的补贴力度总量很大,但是生物质清洁供热能够享受到财政补贴资金支持的占比极少。“阳信模式”在财政补贴方面的支持为生物质清洁供热在全国的优先发展做出了积极表率,生物质资源丰富的北方农村地区可以学习借鉴“阳信模式”经验。


三是建筑节能保温水平较低是农村地区的清洁供暖所面临的普遍问题。长期以来,受管理机制制约,我国的节能改造和清洁能源利用是独立进行的,本应统筹设计、协同配合的有机整体被剥离开来,导致当前相当一部分农村用户由于建筑保温水平不足无法达到预期清洁供暖改造效果。


四是监管体系产业中的相关标准检测认证长期缺失。生物质清洁供暖产业链缺乏完善的标准检测认证体系,可能是造成环保部门以及其他相关部门在监管过程中限制产业发展的主要原因。


五是缺乏完善的生物质的资源保障体系。长期以来,生物质资源都是以理论测算值为主,而实际可利用资源量可能与官方数据差异较大,缺乏对可用生物质资源量的实际调查预评估,这将对未来生物质清洁供暖可持续发展提出严峻挑战。


05  生物质能清洁供热产业发展思考


首先强调的仍是加强生物质清洁供热的优先保障和公平准入,科学规划、切实推行。破除非业务主管部门对生物质供热清洁性的认识误区,是当前推进生物质清洁供热取得突破进展的关键。在生物质清洁供热发展到至关重要的阶段,更需要各地做好顶层设计和区域规划,同时与环保和农业方面的规划相统筹协调,通过科学合理的规划,保障更清晰明确的可持续发展目标。


在价格机制以及补贴机制方面,建立统筹生物质各类资源和利用方式、设立补贴的绿色申请通道,明确生物质供热在锅炉置换终端取暖以及供热管网补贴等方面,享受与“煤改气、改电”相同的政策。该有关内容在《促进生物质能供热发展指导意见的通知》发改能源[2017]2123号中已有强调,但是在实际落实中,还需要各地方部门协同努力。在税收减免方面,可以通过取消公共事业附加费以及免税等方式来降低整个的供热成本。补贴方面,建议尝试差别化补贴。对已经发展较好的生物质清洁供暖项目,采取倾向性的差异补贴,有效发挥补贴资金的引导作用。


在未来的清洁能源供暖推广过程中,将清洁能源开发与节能改造统筹考虑;进一步加强生物质资源保障和评估体系建设、建立资源保障体系,完善标准体系建设和监管,是生物质能全产业链可持续发展的必要支撑。坚持探索商业化可持续发展模式,在脱离中央财政补贴资金的后补贴时代,依托市场找到真正商业化的可行性模式,切实推进生物质清洁供暖在农村地区的应用。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