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为生物质发声!给生物质一个明确的“名分”
发布者:dxh | 来源:中国炉具网 | 0评论 | 325查看 | 2019-11-15 10:11:54    

近日,2019全球生物质能创新发展高峰论坛在北京召开,中国工程院院士倪维斗在会上作了“生物质利用与能源革命”主旨演讲,现将倪院士的演讲内容(结合PPT)整理如下,以飨读者。


微信图片_20191115101029.jpg


生物质能在中国虽然经过几十年的发展,但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得到充分的发展和充分的重视,最主要的原因是在国家层面和顶层设计上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身份”,没有把它当成能源中重要的一部分。各个地方“自由发展”,有些地方政策不稳定,有的时候可以烧,有的时候不可以烧,有的时候把它当成肮脏的固体燃料来看待。生物质能不像煤电油气那些“大老婆、二老婆”一样有名分,某种意义上像是一个没有“名分”的丫头,被赶来赶去,任人宰割,这对整个生物质产业发展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使许多投资者也受到了很多损失。没名分不受重视,这是最大问题。


我国生物质能发展实在“不给力”,我想做一些呼吁,真正要给生物质能一个名分,究竟是什么样的位置?顶层设计如何?国家如何支持?到底有什么安排?如果完全是自发性来做,是绝对不合适的。所以说,首先要给生物质能一个明确的“名分”,要有一个明确的顶层设计,要有一个明确的国家政策,这是发改委、能源局应该做的事情。


总的来说,生物质能发展是全世界能源发展的趋势,现在化石能源消耗不断增长,人口越来越多,化石能源难以为继。化石能源资源要枯竭,化石能源造成的环境污染越来越严重。目前来看,可再生能源中最稳定的就是生物质,发展生物质是必然趋势。中国不仅要治理眼前的雾霾,更要警惕温室效应,实际上现在解决温室效应问题已经非常迫切了,如果现在全世界再不努力,那么包括中国在内都将受到气候变化、全球变暖的影响。进行能源革命是走出目前化石能源与困境的唯一出路。


我国能源可持续发展有四个基本目标,一是满足经济增长和可持续发展所需的能源需求;二是保障能源供应安全;三是确保能源的供应和利用不危害人体健康和生态环境;四是实现全国范围内普遍且公平的能源服务。能源是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之一,能源可持续发展也是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保障。


天然气确实是个好东西,是个比较干净的燃料,但我国能源禀赋决定了没办法以天然气为主。19亿吨的标准煤,如果主要用天然气代替,这需要大量的天然气,全球目前天然气总量的70%就要供应中国,这是不可能的。目前,我国天燃气对外依存度已经突破45%,将来如果再发展,天然气进口量还要不断增加,这对我国能源安全是个大问题。


中国“缺油少气”的资源状况使我们很难按照西方的路径煤改油气,中国必须发展可再生能源与核能为主的能源供给系统。同时,要把煤放在重要的位置上。煤在前几年被大家打的够呛,成了老鼠过街人人喊打,这是不对的,煤在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对我国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是个大大的功臣,而不是罪魁祸首。现在变成罪魁祸首了,“一刀切”,把煤砍死,所以国家某些部门和一些地方政府观点也有问题,将来很长一段时期内煤炭仍然是我国的主导能源。


从世界一次能源变革历程及未来趋势来看,煤炭要大幅度下降,石油达到高峰后也要下降,天然气、核电和可再生能源还要不断增长。但就中国来说,没有那么多天然气,我们现在还处于煤炭时代,这种情况下,我们应该把重点放在煤炭的清洁高效利用上,同时发展可再生能源。


可再生能源中,前期风电、太阳能发展较快,现在看来应该到了生物质大规模发展的时候了。据公开数据计算,我国的生物质能源总量大约是10亿吨标准煤,包括农作物秸秆、农产品加工剩余物、畜禽养殖剩余物、林业生物质资源等,实际上这个数字是比较保守的,尤其是林业生产。但利用上很有问题,秸秆消纳比例中野外焚烧就占了31%,燃料化13%,饲料化24%,基料化2%,肥料化27%。肥料还田大家应该有一个正确的认识,肥料还田就是把秸秆还在田里,实际上整个秸秆腐烂、降解过程会释放大量的甲烷,而甲烷的温室效应是二氧化碳的20多倍,同时它停留在大气中的时间比较长。从全生命周期角度看,如果大量还田后,腐烂降解所释放的温室气体效应要比秸秆燃烧大的多,应该说燃料化是解决生物质利用的最好办法之一。


秸秆禁烧国家出了很多政策,要求农村大队干部、村长负起责任来,“田里一把火,一把手就地免职”这些严格措施。为了烧秸秆,农民则与政府打起了“游击战”,你来我退,你退我烧,弄得政府防不胜防,我听了以后感觉非常可笑也非常可悲,这是我们政策不对头。生物质能利用的方法很多,主要就是燃烧发电、采暖,比如说山东阳信县就大量采用生物质燃料和炉具来炊事、采暖,能够让生物质能更好的应用于民生方面。


生物质能源具有稳定供应、易储存、易运输、易转化、高品位的特点,是可再生能源中利用成本最低的能源。目前我国煤电发展较快,平均煤耗是320克左右1度电,最新的技术能够做到280克、250克,甚至更低。煤电的效率已经达到50%,差不多到了极限。要进一步减少二氧化碳排放只能采取燃料替代,未来替代的一个很大的方向,就是用生物质替代煤在电厂里用,这不是说小型的电厂,而是大电厂的替代。欧洲在这方面发展的很快,英国也做了很多工作,最近有4台66万千瓦的大型机组全部用生物质,所以用生物质替代燃煤在我国未来低碳能源转型中将发挥重要作用。


生物质能利用需要在国家支持下形成一个大产业,而不是说自己收集一些东西。比如一些秸秆发电厂收农民的秸秆,农民就涨价,不但涨价还往里面加水,加砖头,收来的东西乱七八糟,质量很差,生物质电厂就要亏。所以说制定一个很好的政策,建立一套很好的机制和很好的商用模式很重要。


无论从改善民生,还是生态环保和能源革命的角度,农村能源建设将成为国家发展战略层面任务。农村具有广袤的土地和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尤其是农业生物质能源资源。生物质生长过程中吸收二氧化碳,生物质的大量利用对全国生态改善会有很大作用。把生物质利用提高到重要高度,把“三农”建设和生物质利用密切的联系起来,当作解决“三农”的问题核心。将来生物质利用起来,使农民有较高的收入,跟脱贫联系起来。


应该把生物质能利用和三农的改造,三农的发展和我国的现代化充分的结合起来。提高农民的收入,提高农民的就业程度,来扶贫等,这件事做好了,完全是良性的正循环。从这个角度来说,生物质能利用不仅仅是一个解决能源问题,而是能够解决我国三农问题。对此,国家应该有清醒的认识。


生物质能利用是能源革命的有力抓手,应该使农田成为能源与粮食“双输出”的地方,生产的粮食可以养活中国人,生产的能源也有希望养好中国人。生物质利用是能源革命的核心,纵向来看,技术的发展会降低生物质的生产成本。从分散利用角度来说,以村为单位实施生物质成型燃料配套高效低排放的炉具进行清洁采暖示范,这是一个很好的推广形式,但是有些地方推广以后又得不到相关部门的认可。


从生物质与能源革命实施策略来说,一是实施“生物质能扶贫”工程。政府搭台助推产业链形成,引进技术企业与农民形成利益共同体,调动积极性,形成“自造血”;二是设立“生物质综合利用示范区”。分区域建设“生物质综合利用示范区”,大力推动生物质能利用从单一原料和产品模式转向原料多元化、产品多样化和多联产的循环经济梯级利用模式,因地制宜解决农村居民燃料、供热、取暖等问题;三是依托生物质为核心,实现农村功能体系的多能协同。依托生物质能,配以空气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助理北方地区清洁取暖。


我们要呼吁,让国家给生物质一个明确的“名分”,有一个明确的顶层设计和规划,使生物质不会成为某些地方政府或者国家相关部门任意宰割的羔羊,变成一些领导干部拍脑袋的个人行为,这对生物质发展非常有害。


政府要对生物质要有一个明确的认识,有稳定的支持,到底给不给生物质放一条生路?不要只看生物质能不能烧,而是要看标准、看规则。生物质是将来能源革命的主力,在整个能源系统中将起到很大作用,而现在我们一定要爱护他,支持他,国家给稳定的政策来支持。可以做的事情非常多,可以鼓励的事情非常多,可以支持的事情也非常多。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