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洁煤取暖致死,问题出在哪?
发布者:admin | 来源:南方周末 | 0评论 | 510查看 | 2019-12-08 16:38:12    

19.png


唐山这个冬天不太平。开平区两个镇的村民叶天龙和郝鑫都遭遇了不幸。为抵御寒冬,他们从各自所在的村委会买下清洁煤,家人却在烧煤取暖时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


叶天龙失去了13岁的女儿,郝鑫失去了父亲,截至2019年12月5日,其母亲仍在医院救治。悲剧不止这些,据中国之声记者报道,进入冬季以来,唐山市内已有6名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死亡。


死者家属怀疑煤球质量,但检测无门。清洁型煤球是受计划管控的行业,郝鑫所在的奔各庄村,清洁煤就是由上级部门指定的厂商提供,并按人口数量给各村制定相应的指标。“生产型煤的企业都是政府批准的,不是任何人想建就建。”河北省清洁能源供暖行业协会会长田跃文告诉南方周末记者。


当地政府干部则认为村民操作不当才引发了事故,但村民们觉得委屈,叶天龙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在使用洁净型煤前,没有人告诉他们安全的操作是怎么样的。


几桩一氧化碳中毒事件,折射了唐山乃至河北整治大气污染的困境。2019年11月14日上午的唐山建设工作重点调度会上,市长丁绣峰指出,“当前,环保治理已经进入愈进愈难、不进则退、又非进不可的攻坚期”。


“为了检查,无人机也出动了”


在河北省唐山市开平区洼里镇西尚庄村,提倡用清洁煤代替散煤大概是从两三年前开始的,但叶天龙感受到,今年明显严格了起来。


2017年,为解决北方大气污染问题,中央十部委印发《北方地区冬季清洁取暖规划》,划定了北方14省28个重点城市,集中力量解决清洁取暖问题,其中有8座城市位于河北,在14省中数量最多。


压力向下传导。河北省生态环境厅官网显示,河北省政府迅速制定了多项计划,派出诸多巡视组,监督地方清洁取暖工作进展。此外,河北省每月还要对各市县大气治理的成效进行检验和排名。排名较差或有所退步的市县领导,会被公开约谈,扣减资金,甚至会被给予党内严重警告。


唐山的压力尤甚。2019年5月24日,唐山丰润区、沧县、任县的领导被省大气厅约谈,4个月后,古冶区、固安县、黄骅市党委主要负责人又一次被约谈。9月10月的省内大气情况排名中,唐山市均排名垫底。唐山市不得不加大了推进力度,通过划正面和负面清单的方式向企业施压,并大力动员群众进行自我监督和举报。


尤其是针对比较“顽固”散煤燃烧问题,唐山几乎不遗余力地打击。开平区劣质散煤管控联席会议办公室在9月6日发布了加强劣质散煤整治的通告。11月14日,开平区召开洁净型煤推广及置换工作专题调度会。会上,配送率、收款率排名落后镇要作表态发言。


整治散煤、推广清洁煤的基层压力确实很大。叶天龙记得,派出所和镇上的干部挨家挨户检查,遇到家里堆有散煤的全数没收,用清洁煤替换。为了检查,无人机也出动了,“在天上转悠,看谁家烧散煤冒黑烟”。


严格的检查之下,往年路边卖散煤的小贩已不见踪迹。


叶天龙在2018年10月便主动去买了2吨清洁煤。“村委会说,一次不能多买,最多买2吨,用完再买。”他到村委会交了钱,拿到一张批条,随后租了辆三轮车直接到厂里拉煤。清洁煤与散煤价格相近,一吨都是600多块钱。叶天龙听说,如果没有政府补贴,清洁煤要1200多块钱。清洁煤是白煤球,烧起来无烟,但很难燃起来,还有一股煤臭味。


去年冬天没烧完的这批煤,今年冬天夺去了叶天龙女儿的性命。


迟到的安全教育和一氧化碳警报器


叶天龙记得很清楚,10月30日17:00,他为女儿点着了炉子。叶天龙没用清洁煤配套的新炉子,而是用了原来烧散煤的土炉子。“新炉子不好用,很难烧起来。”炉子在外屋,他用的也是烧散煤的老法子。先填入玉米叶和玉米芯,然后放入劈柴,待燃着后放入清洁煤球。“炉子没加满,当时就是加了2/3的煤球。”叶天龙回忆。


一切像往常一样。叶天龙一直没管炉子,直到22:00左右,13岁的女儿写完作业准备入睡,他也没有去封炉,“清洁煤不好烧,封炉怕灭”。门窗紧闭。次日6:00,叶天龙去叫女儿起床,却发现女儿趴在炕上,嘴里吐沫,鼻中流血。他吓坏了,马上打电话叫120。6:20左右,救护车赶到,女儿被送往开平区医院。8:00,医生宣告女儿死亡,此时女儿软软的身子已经变僵硬,“冷了”。


医院开的死亡证明上,死亡原因那一栏写着:一氧化碳中毒。炉子的热气走烟道,过炕后从屋顶上的烟囱出去。叶天龙说,烟道和烟囱看上去都没什么异常,但出事后他也没有叫维修工或者专家来家里检查过。唯一的异常就是那天气压有些低,叶天龙也想过是不是因此排气不顺。


他又联系上唐山七八位一氧化碳中毒者,他们烧的都是清洁煤。叶天龙开始怀疑煤球质量。他去了唐山的煤炭科学研究所,想要检测煤球,煤炭科学研究所拒绝了他的请求。他私下托人到环保局打听,又听说环保局不会给煤球做检测。


涉事型煤企业负责人田永功在回应媒体时说:“我们出厂的全部都是合格产品,各方面检测都合格,没有任何问题。”叶天龙去洼里镇政府要问个明白,镇党委书记也告诉他,事故属于操作不当,和煤没关系。


叶天龙还是纳闷。即便是因操作不当,在使用型煤前,也没人告诉他安全使用方法。事发后,村里开始给村民讲解安全措施,“说要把煤球敲碎了,敲成三四块再烧”。也是在女儿出事后,村里才要求大家烧煤时开窗通风,并给每家每户发了一个一氧化碳报警器。但叶天龙发现,报警器声音很小,“睡着了谁能听见啊”。


涉事两企业不久前完成业务转让


据中国之声报道,叶天龙所在的洼里镇供应的清洁煤由唐山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配送,该公司目前已注销;而郝鑫所在的奔各庄村派发的清洁煤是由唐山博瑞型煤有限公司生产,包装上没有任何厂商标识。


但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前一家企业的业务已整体转让给后一家企业,白马山型煤即是博瑞型煤的“前身”。


南方周末记者获得的一份文件显示,2019年9月29日,唐山市发改委曾向河北省发改委作出关于唐山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型煤业务整体转让的请示。请示写道:“因经营方面原因,该公司拟将洁净型煤业务整体转让给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转让后,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将继续承担原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的型煤生产保供职责,履行白马山型煤有限公司的型煤生产保供义务。”


生产清洁型煤往往需经政府批准。据南方周末记者了解,白马山型煤是经河北省发改委批准纳入河北省洁净型煤生产配送体系的企业,设计年产能20万吨,2015年8月通过验收。这是家互联网上曝光率颇高的企业,2016年,开平区委成立调研组到该区传统企业走访、座谈,在白马山型煤,调研组指出:“大力推广洁净型煤,有利于大气污染治理,提升空气环境质量,今年市、区两级政府加大了补贴力度,希望企业抓住有利时机,抓紧生产优质高效、使用便捷的洁净型煤。”2017年7月,这家企业还被选为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政府“减煤换煤、清洁空气”项目第三中标候选人。


而天眼查信息显示,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在2019年9月21日才注册,即唐山发改委做出转让请示的前一周。郝鑫家买的清洁煤就来自这家新企业。该公司法定代表人田永功也是唐山市开平区洼里乡同心煤矿的法定代表人,在2012年国家安监总局公布的“十二五”期间依法关闭的不符合安全生产条件的煤矿名单上,同心煤矿名列其中。


河北省发改委在10月23日批复了该请示,予以同意。批复中写道:(唐山博瑞型煤制造有限公司)尽快投入到承担本地洁净型煤保供配送任务中。


专家:不能轻易归结到清洁煤上


无论清洁煤还是散煤,燃烧不充分都可能会释放一氧化碳是共识。煤炭科学研究总院煤化分院煤质与环保研究所所长白向飞告诉媒体,相比于普通散煤,清洁煤的燃点更高,在不充分燃烧时同样会产生一氧化碳,预防不当容易造成中毒。


河北省还专门制作燃烧型煤的科普视频,里面强调了燃烧清洁型煤的多条须知。例如,点火时要先检查炉具烟道是否通畅,清空炉膛,将型煤敲碎,在炉排上均匀铺一层小块型煤以防点燃的木柴掉下,然后用废纸把木柴点燃,木柴要添至炉膛的半炉以上,盖上炉盖,打开炉底的清灰门、风门,待火旺时,逐步添加清洁型煤,待第一次加入的清洁型煤点着后,进行二次添加,加煤量逐步添加到炉膛的90%左右为佳,清灰门、风门开得越大,煤燃烧得越旺。但遗憾的是,类似的安全知识视频没能传播到叶天龙家,还有很多村民也和叶家一样,用传统方法烧着清洁煤。


南方周末记者致电多位业内人士和专家,他们大多表示,中毒与煤炭本身是否有必然联系是个复杂的问题,需要科学验证。煤炭加工利用协会会长张绍强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往年烧散煤导致一氧化碳中毒的案例也有,不应放大这次事件,轻易把事故原因都归结到清洁煤。”


“一氧化碳的产生机理本身很简单,就是含碳燃料的不完全燃烧过程,影响因素包括燃料燃烧时的温度和供氧(或者说空气)的状况。”国内某知名高校一位环境科学专家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就此事件而言,一氧化碳的大量产生,一方面可能与清洁煤、新炉具技术条件以及两者的配合有关,另一方面也可能与使用习惯(如封火状态)有关。当然,房间的通风条件也是影响一氧化碳浓度积累的重要因素。”


该专家认为,若要判断此事,需知道当地推广的清洁煤情况(包括原煤质量、可能的添加剂或黏合剂、煤的物理形态等),也要了解新炉具的技术条件(通氧情况、保温条件、燃烧区条件、排烟条件等),更要了解此案例中两者如何配套使用,否则不能轻易下判断。


截至南方周末记者发稿时,唐山市官方尚未给出该事件的调查结果。叶天龙始终等待着一个答案。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