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恐惧的冬天:政府推广洁净煤后,沧州中心医院一天收治70余名中毒者
发布者:dxh | 来源:凤凰星 | 0评论 | 2653查看 | 2019-12-05 15:56:47    

多名中毒患者透露,他们既没有被通知要用专用的炉子,也没有人告知新煤球的使用注意事项。“我就不明白了,用新产品难道不该有个说明?”


11岁的王雨含(化名)刚刚从重症特级护理的状态转为二级护理,尽管已经除下了输氧管,但她还是经常因为喉咙痛、痒而无法入睡。雨含是和奶奶一起在11月23日凌晨中毒的,早上被发现时,奶奶已经去世,她则被辗转送到了沧州市中心医院抢救。


雨含的父亲王海洋(化名)告诉记者,祖孙俩因为一氧化碳中毒的当天晚上,他们家是第一次使用政府强制推行的“清洁煤球”取暖。


据中国之声等媒体报道,近日,河北包括承德、唐山在内的多地出现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而伤亡的事件,受害家庭均有使用政府派发的清洁煤球,迅速引发舆论关注。


类似的情况也出现在沧州。12月4日,凤凰周刊记者从沧州市中心医院高压氧科一名医生处了解到,该院近日来接收了大量一氧化碳中毒的患者,仅11月22日一天,便接收了70名左右的中毒者。目前高压氧仓内正在进行治疗的十几名病人,基本都是因此患病。而沧州各县市的医院,近期也收治了大量一氧化碳中毒患者。


11.jpg


该医生回忆,往年到了冬天,也会有不少因烧煤而中毒的患者,但每天接收的人数最多不过五六人,如今这种量级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目前不少病人已陆续出院,但她也知道有一些未能抢救成功而去世的情况,不清楚具体人数。


而据河北本地媒体燕赵都市报报道,自11月23日以来,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收治了60多例一氧化碳中毒患者,较往年有所增长,大部分是烧煤炉引发的。沧州市中心医院、沧州市人民医院收治的中毒病人比沧州中西医结合医院还要多一些。


烧煤球第一夜


王海洋一家住在沧州下属县级市黄骅的一个村庄里,妻子身体状况不好,他在县里独自打工维持一家人的生计,每个月能赚三千元左右。他表示,自打二十多年前开始,家里冬天便是烧煤块来取暖,从没有变过。


自2017年开始,为了改善空气质量,河北、山西等华北省份打起了蓝天保卫战,开始大规模推行煤改气或者煤改电,有的地方甚至是强制推行。由于成本问题以及供气难题,这场运动最终没有全面推行下去。


王海洋表示,他们村里倒不是强制的,还是看各家的意愿。考虑到煤改气既有几千元的安装费,以后的气费也比烧煤要贵,他们家便没有改,依旧是和以往一样烧煤块。


但是,今年开始村里突然不让烧煤块了,必须换成统一提供的清洁煤球。隔三差五便会有村委会甚至派出所的人上门来检查,一旦发现煤块便会没收。不仅如此,入秋之后,想买普通的煤块也没地方买了。


王海洋家里还有去年剩下的9袋煤块,来检查的人给留下了两袋以便引火,其余的都换走了。他记得,煤块以前是1000多块钱一吨的价格买的,而煤球的价格,在政府补贴后是500多元一吨,置换的话比例是1:1.2。


22.jpg


11月22日夜里,雨含闹着要和奶奶睡,祖孙二人便一起睡在次卧的炕上。因为老人家怕冷,所以当天晚上便第一次点上了新买的煤球。他们还是用的以前的煤炉,直通到炕里,暖和。虽然烧煤球的温度比煤块稍低,但也相差不大,在室内都是只用穿秋衣秋裤,并且煤球烧起来没有多少烟,无色无味。


王海洋夫妇带着小女儿在其他房间睡,没有烧煤。早上起床后,他去母亲房间才发现,祖孙二人脸上都是白沫,鼻子里也流出鲜血。老人当时就已经逝世了,他们把雨含送到黄骅市医院,之后又紧急转到沧州市中心医院。


医院开具的患者病危、病重通知书显示,雨含被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缺血、缺氧性脑病、呼吸衰竭。一开始,医生也不能保证她是否能活下来,但好在之后情况慢慢好转,最近终于摘下了氧气面罩。


33.jpg


目前雨含依旧住在沧州市中心医院的病房里,出院时间还不确定。她只能吃液体类的流食,豆浆、粥或者牛奶。有时候夜里喉咙突然格外痒或者痛,她便整晚整晚睡不着。


家人表示,她正在上五年级,成绩很好,在班里名列前茅。虽然雨含很想回去上学,但爸爸说这学期的课肯定是不能上了,至少要在家里调养半年。她还不知道奶奶已经去世的事情,二人感情非常好,家人怕她知道了接受不了,影响身体康复。


“清洁煤球”遗祸


在沧州市中心医院,一名死者家属孙冬雪(化名)介绍,11月22日,弟弟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在电话里老人气息很微弱,但意识尚存,而父亲则已经昏迷过去。得知消息后,她赶紧从外地赶回老家。没想到送到医院之后,母亲却去世了,父亲则被成功抢救,目前仍旧住在急诊病房中,每天要到高压氧仓接受治疗。


发生中毒的前一天夜里,独自在家的两位老人烧的也是从村委会那里买来的清洁煤球。


孙冬雪家住在沧州青县的农村,在她及家人的描述中,当地的情况和王海洋所在的村子大致相同,家里没有进行煤改气,以往冬天都是烧煤块过冬。今年也是他们村第一次强制烧煤球。没想到的是,仅用了两三天便出现了这样的事情。


44.jpg


自父母出事以来,孙冬雪和家人便一直待在医院的急诊科里陪护。她记得,刚来的那几天,临时加的病床把走廊的过道都给占满了,其中绝大多数都是一氧化碳中毒的患者。


据河北省青县人民医院官方微信号消息,该医院在11月23日一天便收治了30多位一氧化碳的中毒患者,均是煤炉取暖所导致。孙冬雪说,据她所知,青县的情况是沧州各县市中非常严重的,她听说已经去世的便有多人。因为觉得市里的医疗条件更好,她们便来到了沧州市中心医院。


此外,据中国之声报道,河北省承德市兴隆县平安堡镇东南沟村村民那伟,在11月21日被发现死于自家羊场看护房内。当天,当地刑警及法医介入调查,并抽取了死者血样,11月28日出具的化验结果显示,系一氧化碳中毒导致死亡。


死者的儿子那天明表示,父亲是用了村镇派发的洁净型煤烧炕取暖后,发生了一氧化碳中毒,因此他怀疑,父亲的离世与当天第一次使用的洁净型煤有很大关系。而兴隆县也是今年开始推广使用洁净型煤。


事件中涉及的洁净型煤由兴隆县发改局公开招投标采购,厂家为河北省保定市满城区弘源煤炭经销有限公司。该公司称,每个批次的煤出厂前都会进行抽检,而且还要接受区、市、省三级定期抽检,目前检测合格。


据了解,河北省推广洁净型煤提倡一户一炉模式,即推广使用专用炉具。兴隆县政府称已推广安装一氧化碳警报器和排风扇,免费为洁净型煤用户安装使用,目前已100%安装一氧化碳警报器。但多名村民却质疑兴隆县有关部门在下发一氧化碳警报器过程中,存在不及时甚至遗漏的问题。


而沧州中毒的多名患者告诉凤凰周刊记者,她们既没有被通知要用专用的炉子,也没有人告知新煤球的使用有什么注意事项,村民们依旧是按照以前的老方法来使用。“我就不明白了,用新产品难道不该有个说明?”雨含的家人有些激动地说。


青县县委宣传部的官方微信号在11月23日发送题为《清洁型煤如何用,正确方法看过来》的文章,其中清洁型煤企业负责人介绍说,该煤的性能是“耐烧,密度高,燃点高”。其中有提到要清理炉膛的灰,保持风道通畅等,但并未提及配套炉具等内容。文中提到的清洁型煤和散煤的不同仅有,一定要打开底下的通风口,盖严下面的盖,否则容易熄灭。


55.jpg


这个令人恐惧的冬天


有唐山多个县市的村民此前告诉凤凰周刊,为了环保,他们那里今年也开始强制只能烧清洁煤球。因为村民用的煤块是一千多元一吨买的,政府拿来置换的煤是600元一吨,置换比例却是1:1,很多人不愿意换,便和检查人员打起了游击战,想方设法藏煤块。


价钱倒还是其次,村民陆同(化名)表示,最让他们恐惧的是,大家都听说有好几位村民烧煤球中毒去世了,而以往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出现过。


12月3日,据中国之声报道,河北省唐山市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也连续出现6位村民因一氧化碳中毒身亡事件。此外,还有数十人因为同样的原因被送往医院抢救、治疗。而据多位死者家属介绍,死者生前都使用了当地政府推广的“清洁煤”来取暖,并且在使用不久后就中毒身亡。而涉事的唐山博瑞型煤有限公司工作人员表示,一氧化碳中毒是个人使用不当造成的,和企业无关。


和沧州的情况类似,唐山的中毒患者家属也表示,在购买之初相关工作人员并没有进行安全提示,也没有告知使用说明,自己都是按照以往使用散煤的经验来使用此次派发的“清洁煤”。


在多地出现燃烧新煤球后中毒死亡的事情后,很多村民更不敢再随意使用。王海洋表示,他们家现在是在烧柴火取暖。而孙冬雪所在的村中,很多人又怕冷又怕中毒,只好一边烧煤球一边开着窗户,“那能暖和吗你想想,但又能怎么办呢?”


截至目前,尚无官方发布对诸多中毒事件的权威调查结论。

最新评论
0人参与
马上参与